壢新醫院中醫科 王凱平醫師

  臨床上中醫看待失眠的成因時,各家學說雖各有偏重,但普遍的共識是主要病位在心。在中醫生理概念中「心主神明」,主管人的一切精神活動,許多干擾心神的因素最終都有可能造成失眠。這些干擾心神的因素以「肝、膽、脾、胃、腎」等臟腑系統的氣血陰陽失調最為相關。從中醫的角度來看這些臟腑:脾胃主導後天的消化吸收,化為血中養分滋養心神;肝膽負責體內多個系統的調節;腎則為先天陰陽精氣的根本,在在影響著心神的正常運作。

  根據上述的概念,在調補上述臟腑氣血陰陽為基礎上安神定志是中醫治療失眠的基本原則。因此常見的方劑如:治療心脾兩虛的「歸脾湯」、肝火擾心的「龍膽瀉肝湯」、心腎不交的「天王補心丹」……等等,皆是調整心與其他臟腑間的關係。如上所提諸方的概念,目前中醫界習慣將各種病症劃分成各種「證型」再予以各種對應的方劑,然而臨床上很顯然的一點是患者鮮少可以單純地被劃分到某種分類。較常見的是某組較突出的失衡兼夾著其他問題,因此處方時並非單純的一對一的概念,而需要選定主要方劑後再用單味藥進行加減。常用單味藥如:龍骨、牡蠣、茯神、酸棗仁、柏子仁、遠志、合歡皮、夜交藤……等。

  由於如上所說,病患可能兼夾不同證型,在此常衍伸出的問題是「疊方」。所謂疊方指的是同時使用多種方劑進行治療的方式,如此方式若經過特別有經驗的醫師仔細調整各方比例或可取得相當療效。但要特別提出的是部分中醫師會選擇不辯證,固定同時使用多種證型的方劑。過往的經驗中曾遇過患者的藥單上同時出現56個方,常見方如: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溫膽湯、加味逍遙散、甘麥大棗湯……等皆名列其中,而每個方的劑量都偏低。另有醫師並不疊方,但只要患者失眠一律開酸棗仁湯。這裡姑且不論療效,但如此不辯證的治療方式難免有亂槍打鳥之嫌,過往所遇精進磨練己身處方用藥思路的醫界前輩,多不支持此種用藥方式。

  另一方面,一個好的中醫師固然不能不辯證,但也不應該墨守教科書中常見的證型。以個人近月的心得舉例:臨床常見中年婦女主訴失眠難入睡,同時抱怨淺眠多夢、心悸、胸悶、頭痛頻發、傍晚或入夜後潮熱頻作、心情鬱悶、脈弦,或有伴隨月經不調。有這些症狀的患者多被診斷為更年期症候群,中醫常用處方為加味逍遙散。然而由於對某些患者的療效不甚滿意,在與科內醫師討論後重新閱讀清王清任的《醫林改錯》,發現書中所述其治療血瘀胸痛的名方「血府逐瘀湯」所治項目幾乎涵蓋上述諸症。回到患者身上仔細觀察,確實有舌暗略紫帶瘀斑、舌下絡脈較粗、經血血塊多、脈弦澀……等等中醫視為血瘀的現象,該月內即有數位過往療效不佳的患者於改方後取得明顯進展。由此個人也體會到部分中醫內科學課本未特別提及的「血瘀發熱」影響睡眠的實際案例。

  整體而言,我們可以很有信心的指出中醫對於失眠的治療是有幫助的,優點是:不會有成癮性、不影響日間精神狀態、同時改善個人體質。多數患者經過治療後,睡眠品質有所改善。許多對於安眠藥物依賴的患者,藥物的用量亦有降低,且停服中藥後仍能維持療效。以上兩篇文章簡單介紹與睡眠相關的中醫生理、病理,也對常用藥物與其用藥思路稍作說明,同時針對中醫臨床處方現況略抒己見並提出一些個人體會,希望讓大家對中醫治療失眠有更多的了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奶瓶中醫師的咖啡坊

奶瓶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